90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官网全自动挂机赚钱】300/秒到█2018强烈推荐新手日赚1000元█
█偏门绝杀网赚-先赚钱后收费█
免费下载█电脑操作█日赚500+█
【官网全自动挂机赚钱】300/秒到
█2018强烈推荐新手日赚1000元██偏门绝杀网赚-先赚钱后收费█免费下载█电脑操作█日赚500+█
迅雷★水晶矿场挂机赚钱★秒结算
2018最火爆手机轻松日进千元
新手日赚500-1000元 免费教学 
免费下载█电脑操作█日赚500+█
迅雷★水晶矿场挂机赚钱★秒结算
2018最火爆手机轻松日进千元广告位招租  50元/月
免费下载█电脑操作█日赚500+█
广告位招租  50元/月
2018年火爆手机轻松日进斗金
2015年低成本实体创业项目广告位招租  50元/月
2015精品项目 快速赚钱2018年火爆手机轻松日进斗金
新手轻松日赚1000 当天收款 
广告位招租  50元/月
查看: 1|回复: 1

有这么一种人

[复制链接]

1140

主题

1140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312
发表于 2018-5-17 02: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这么一种人
  

  有这么一种人

  ——老鲁

  

  

    

  我想,人的一生里,都总会有那么一种人:与你只是短暂的想逢,也许再也不能见面,却深深的留在了你的心里,永不能抹去。他像你心灵深处的一支羽毛,偶尔的挠一下你的心,这种感觉,沉沉的,痒痒的,又会让你傻傻的一个人发笑。

    

  即将度过2006年春节的时候,因为堂弟的婚礼,我赶回老家庆贺,见到了许多很久没有见面、联系的亲戚和朋友。当然这时候免不了一阵寒暄、询问.然而对于形影孤单的我,对于那时那地的气氛,使我的生了一种巨大的自悲感,使我无法面对所有人的欢笑。

  于是,我向这次婚礼仪式的总管大伯讨了一份差使:送请贴。但我又不敢一个人去,我对村子已经非常陌生了,根本找不到喜贴上指的是那家、那个人。因为那上面写得全是大号,除了两个我小学的同学,全然对不上号,只好约了一个熟悉的老同学陪同(与其说是他不陪我,不如说是我陪他)。而他一直生活在老家,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再熟悉不过了,一路上听他聊村里这几年发生的笑料、悲事,倒也十分的有趣。

  “嘿,你看,那不是老举吗?”老同学指着前面的一大一小说着。

  “啊!老举?”我楞了一下,只一小会,我就想起了这非常熟悉的名字的主人。

  “忘了吗?”老同学看我发楞,问道。

  “哦,知道,知道,我们的头儿嘛!”一下子,我的脑海里又蹦出了:喜喜、老红、华子等等一些名字,他们都是我儿时的玩伴,这老举因为年长于我们,是我们的头儿。那一幅幅可爱的、顽皮的笑脸统统在我的面前裂开了嘴。

  我们迎了一去,老同学递上喜贴,我看了一眼:季乃庆。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记住这个名字。

  “别忘了,中午。”老同学喊道。

  “知道了。”老举笑哈哈的回答,然后就开始盯着我,足有五秒钟。“噢,是小鲁啊!回来了。”因为以前上学跟工作的原因,又加上他们家离开了我们那个生产大队,在村外盖了新房,我们也已经十多年没有见面了。他的样子我是一点也不记得了,若是没有老同学提前告诉我,我根本认不出。

  “哦,昨个回的。”我有些激动的回答,见到十多年没见的老朋友心跳加快是正常的,但我尽量保持随意,因为我觉得我已经是大人了。“这是你的孩子吧!都这么大了。”

  “对,来,叫……”老举高兴的喊着:“对呀!叫你什么好呢?”以前我们是不论辈份只论年纪得,可现在都大了,更何况过会要到喜桌上见面。

  “咳,叫啥都行。”我对这个倒不太在意。

  “好了好了,我们还有任务呢!先走了。”老同学扬着手中的喜贴说。

  我只有跟他走了,回头丢了一句:“中午再聊。”

    

  我继续跟着老同学走街串巷,我忽然冒了一句:“还记得高原吗?”

  “哦,高原,记得,自从他搬走后,快二十年没见了吧!”

  “是啊!快二十年了。”我若有所思的说,再也没有心思跟他送喜贴,听他的故事了。我的心早飞到了我的童年时代。那个高原,也是跟我们一起玩耍过的伙伴,他是外村迁来的,就住在了我们生产队。那时我们一块玩的是一种我们自己的游戏,我们起名叫:鬼子好人。就是两帮人玩一种近似于捉迷藏的游戏,谁先发现对方,并喊出他的名字,他就“死了”,一直跟在“幸存着”的身边,直到战斗结束。当然最后有活着的一方就是胜利方,有时候一个人后面跟着好几个,有另一方的,也有同帮的,那种自豪劲就不用说有多美了。当然我们也有一些规定:比方说确定一个范围,不能出界;规定一方为进攻,一方为防守,加快游戏进程;守方可以画圈为雷,有人躲在一旁盯着,只要有人不小心踩上,不用喊名字,他就“阵亡”了。记得当时我也不知是怎么了,总是把高原喊成原高,因为虽然有时是我发现了他,可还是我先死,这使我成为大伙的笑料。我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气恼,反而觉得有些自责,人家大老远搬来住,我却总是叫错人家名字,好像看不起人家,欺生似的。高原在我们村住了两三年就搬走了,当时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就这样永远使去了联系,这份歉意,就永远留在了我的心里。

  对每个人来说,这种人不会只有一个,是的,在我的脑海里,一下子全涌了出来。虽然记忆已经模糊,他们的影像也不清晰,但绝对,他们真实际工资存在着,在我的脑海里抹了浓浓的一笔。

  比如,有姐妹两个,名字、模样我都记不得了。大概是我四岁的时候吧!在育红班(现在叫幼儿园),她们两个在其他人报到两个月后才来,又是我们村前工厂外地职工的子女,与所有的小伙伴都不熟,只能躲在角落里两个人对视。而我,因为我母亲就是老师的关系,听说我一岁就在这里泡着了。(主要是在家没人管,所以我说我的同学遍村落。)我自以为老大一般,于是亲切的招呼她们与大伙认识,并搬来自己的小椅子让她们坐。当时[url=http://www.j治疗白癜风疾病的地址k88999.com/gyzk/zkyy/7482.html]首都患者信得过特色医院[/url]幼儿园条件有限,孩子们都是从自己家里拿小凳子来坐的,更别说有桌子了,她们两个刚来,不知道。就因为这些,很快的,她们对我没有了防线,我成了她们最好的朋友。特别是姐姐,因为在教室里我就坐在她的后面白癜风是否属于不好治愈慢性皮肤病,她就总是身子后仰,把头伸到我的怀里,那长长的秀发,弄得我的下巴庠庠的。我想她是第一个与我最亲近的女同志。(老娘是个严厉的老师,我一直怕的要死。)她们什么时候搬走我也不知道,我只恨我怎么忘了她们的名字。唉!其实记着又有什么用呢?就像高原一样,这辈子只能活在了我的记忆里。

  再比如,有个叫建设的,他也许还能见上一面,至少我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他是我母亲的老姑的重孙,比我大一孙,老姑姥姥嫁到了很远的南方,他们家我只去过一次,我家他却没有来过。他教了我好多他们那儿的游戏,认识了什么是碾子(我们这里是用磨的)。听说他早就结婚了,在家养了好多猪,生了好多小猪。他也当爸爸了。母亲的老姑去世也快二十年了,他们那里再也没有去过。

    

  这么一种人啊!不知道他们现在过的怎么样,是否偶而也想这样的想起我。每每想起他们,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空荡,人生真的太过奇妙,他千奇百怪,给了我各种各样的感受。人生的长河,九曲回转,虽只是偶然的交融,转瞬即失,但总会带点什么,与水相融,浓得化不开。

  我知道,每个人心里都有这么一种人,或这或那的原因相遇相识,又因这因那的原因从此天隔一方。如同鲁迅先生笔下的润土,记忆中的润土,他在我们的心灵深处,那样的纯真、甜美。

  值的回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865
发表于 2018-5-17 02: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免费网赚论坛 ( 苏ICP备13057574号-2 )

GMT+8, 2018-5-26 12:05 , Processed in 0.29466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