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位招租  50元/月广告位招租  50元/月广告位招租  50元/月
广告位招租  50元/月
广告位招租  50元/月广告位招租  50元/月广告位招租  50元/月
广告位招租  50元/月
广告位招租  50元/月广告位招租  50元/月广告位招租  50元/月广告位招租  50元/月
广告位招租  50元/月广告位招租  50元/月广告位招租  50元/月广告位招租  50元/月
查看: 2|回复: 0

凌晨烟鬼

[复制链接]

1316

主题

1316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908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凌晨烟鬼
      
   
    (一)
      四岁   小姨在哭。
       她虽然用被子掩住了自己,却掩不住悲伤在眼角的潮湿。
       这些,我是知道的。
        
       已经很晚了,尸布一样的黑夜将每个人紧紧的裹住。
       小姨静静的坐着,沉默成一尊雕像。
       她在想什么?是那个夜夜让她书写在日记的名字?
       小姨还是忘不了他的。
        
       总是以为他只不过是她生命中的一段插曲,随着旋律的淡去,谁又会记得谁呢?可是她始终是忘不了他。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在她的脑海里徘徊着,好象他和她的剧场还没散去,完美的结局在继续的演绎之中。   
      
       小姨在起身走到书桌边。尽管她将台灯的灯光调暗,我依然醒了。
       她拿起香烟,取出一支,熟练地将它叼在嘴角,用打火机将它点燃。烟雾从嘴唇上开花,然后腾空,幻化……
      
       错过了,一切都错过了,她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可痛苦却在她的牙根,她的血脉,她的骨髓里酸楚的折磨着。
       是谁让这一切擦肩而过的?是他?还是她呢?
       为什么在他们都明白他们之间不应该有错过的时候,却发现一切都已经不可逆转了?如果大家都糊糊涂涂的在天意的骗局里,再也不可能相遇,更或者永远都不能原谅对方。   
       也许这样会好些。    小姨的用手指夹住烟的尾部,凑在唇边狠狠的吸上一口,仰头倚在椅子上,闭上眼睛,胸口用力的起伏,似乎想把什么咽下去,又似乎想把什么吐出来。僵持了一会儿,烟雾从她紧抿的嘴里泄了出来。   
       那支烟在她的手指的夹缝里间暗间明。她的眼角顺下了一滴泪,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
       烟雾在她的头上变成很多鬼的剪影。有灰的,也好象有黑的,久久的盘旋着,不愿散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小姨抬起眼睛看着桌面上厚厚的日记本。它曾经记录了她和他的一切,可现在它却无助躺着,等候她的迟迟的开启。
       烟似乎快燃至尽头了,小姨将注意集中在那支烟上,吸上了最后一口,将它狠狠的摁熄在大腿上,她将口中的烟雾轻松的呼了出去。脸上骤然的扭曲,也涣然成嘴角的微笑。       昏黄的灯光下,烟雾得到了谁的灵魂,在空中变成了小姨的样子。
      
       隔月,小姨嫁了,去了美国。
       留下的,只是一张破损的日记本的纸,上面潦草的写着:
       With the darkness and corruption leave
      
      
       (二)十一岁
      
       我拎着鞋,赤着脚在路上走着。
       路面是干净的,在烈日的烘烤下,灼热从脚底刺穿我。
       城市的水泥大楼,在明惶惶的阳光下,似乎有被融化的迹象。路旁的车辆和行人在干燥的噪音中,是蒸干的咸鱼。
      
       我低着头,用手指撩了撩覆盖在头皮上的头发,烫手,有燃烧的声音。
       我微笑了。
       相信它们会卷屈,象被俘虏的狗奴才。
      
       没有一点风,城市笼罩在窒息的气氛中。人压抑着,苟喘着,找不到一丝活命的氧气。
       所谓绿化的树木,他们的毛孔也被扬起的灰尘给塞住,成为水泥城市的同化品。
      
       我希望前方会出现一块玻璃碎片。这样,踩上它,它会让脚底出血。我听说,在欧洲,放血是治疗的一种方法。
       我走进了一片阴影,那是我家附近的居民楼。有一只长毛的狗,趴在花园的草坪上,伸长了舌头,喘息着,汗液从它的舌头下蜒流出来。
       为了在城市生活,长了一身讨好的长毛,尽管炎热的逼迫,也是不能脱下。
      
       我抬起脸。就这么一个人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从天空中落了下来,狠狠地砸在水泥路上
       红色和白色的粘物飞散了,空气里充满了血的味道,浓浓的,似释放搁久在身体里的生命。狂热而化不开的。
       尔后的尖叫已经是事后的事情。我看见刚一支点燃的烟落在我几步之远的地方,没有熄灭,还在静静的燃放。
      
       我走过去,看着那支烟。烟头化出淡淡的雾气,引诱视觉它的灵魂。
       我脚的拇指翘在它的头顶,想摁熄它。又移开了。
       把它拾起来,嘴唇凑到它的尾部,轻轻的一口吸气,它的味道突然呛进我的肺。
       仓皇的扔下它,我惊恐地逃离开去。围观的人群中,有灰色诡秘的眼神注视着我。
      
       城市新闻里播出了关于那男人坠楼的报道
       在父母的惊啧,我回想起浸入我是身体的烟味。我冲进了卫生间,企图呕吐出所有的关于那支烟所有的记忆。
      
       深夜的黑暗中,我看见窗外飘忽着那个安装防护栏的工人。他咧开嘴,点燃一支烟,全国白癜风医院排名然后坠落.
      
       (三)十六岁
       我每天晚上都会看见他来。
       点燃一支烟,残酷的眼神凝聚,焦点在我苍白的脸上。
       他撕碎我的衣服,掠夺我。我用指甲插入他的肩头,同样残酷的吸食他的血液。
       那香甜而诱人的味道。
      
       我以为我是清醒的。如街间的霓虹,闪烁着,却昏昏欲睡。
       喧嚣的迪白癜风临床科研与诊疗吧,我疯狂地摇曳着我的身体。浓重的烟味,酒味,汗味混杂在金属摇滚的噪音里。现代人们的理智已经异形,谁也分不出谁是谁真实的原体。
      
       你为什么不疯狂?
       我尖笑着将酒从头灌下,冷顺着我的头发,我的脸,我的脖子,流进我的胸口。
       醉了?他们都说我醉了?
       对的,这个世界谁不醉?谁会是清醒的?
       只有我的灵魂,它清醒而悲痛的凝视我狂热的肉体。
      
       闷热的寂静,黑夜潮湿得象暗门子喘息的。
       灯亮了,他离开我的身体。颤抖的手指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包褶皱的烟盒,妄图找出一支烟。
       他找到了。哆哆嗦嗦的嘴唇终于凑了上去。狠狠的吸上一口,他苍白而瘦弱的胸脯暂时趋近平静了些。
      
       我斜着眼睛看着他的懦弱。我的一丝悸动竟然引起他敏感的惊慌。我笑了。
       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你为什么要笑?笑什么?!他的眼睛很仓皇。
      
       我伸出手,将烟从他的嘴上摘下来。用自以为是的优雅姿势吸着。
       他的嘴唇没有烟的依靠,颤抖的嗫嚅。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醉了,疯了
       忍不住又笑了。敢强暴我,却比我更不愿意接受现实。
        
       你又再笑什么?他突然问我,脸色呆滞得如死人。
       没有。你怕什么?和我发生这种事的第一个男人并不是你。我发出一声怪笑,烟头随声落在我的腿上,烙下一个耻辱的标记。
       北京中科白殿疯眞棒他看着我大腿上干涸的血迹,眼神没有任何的颜色。
      
       (四)十八岁
       我放弃了对高考结果的任何期盼。
       坐上火车,看着窗外凄凉的戈壁。我知道我是在为我的潜藏的某种欲望出行。不为路程伏任何责任。
       把流浪当作神圣,追求想象的撒哈拉,和沙漠里骆驼哭泣的声音。我的父母一直以为我中的就是三毛的。
       其实我并不想模仿谁,只想走一段自己的路。
      
       冷的,一种无法想象的冷侵略你的身体。
       这就是荒漠的夜晚,孤寂的空气,可以把你的整个儿的僵掉。
       但我却不冷,身旁那个笑的憨厚的货车司机将一件大衣披在我的身上。
      
       我知道夜越来越深了
       车厢里的味道是气闷的,昏黄的灯隐隐约约笼着一层诡秘。
       那个货车司机偶尔用眼角看看似熟睡的我,眼神不再是看一个任性女孩,而是隐忍着一种欲望
       荒凉的地带,人寂寞成疾。
        
       车刹然刹住了。
       我睁开眼睛看着他。看着他的手离开的方向盘,摸索出一支夹在驾驶台的缝隙里烟,那只烟也似一个极颓废而寂寞的人,瘦弱而憔悴。
       他将它点燃,静静的享受着。憨正的脸庞起了褶皱。
       你自己把衣服脱掉吧!他企图对我凶悍,但眼角遮不住犹豫的纹路。
       我没有动,躺在他的大衣里,仍看着他。
       良久
      
       他把烟叼在嘴里,烟的迷雾想挡我看他的目光。
       手是粗大的,它拉开搭在我身上的大衣,扯起我的衣襟。
       我终于看清楚他身后是什么了。于是笑了。
       你在笑什么?他质疑着。
       我轻轻地对他说,我看见你刚才吐出的烟雾飘在你的背后,化出好多人的影子。
       他抓住我的手剧烈的抖动了一下。这我感觉到的。
      
       干燥而冰冷的空气吞噬了远去的车尾灯。
       他把我的背包扔给我的时候,眼睛里是内疚,更是逃避。
       但他没有做任何自己的事,毕竟最后还把那件大衣也给了我。
      
       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我知道我除了我,还有四周起伏的狼嚎。要活着,就必须等着天亮。
       我不能走,只能待在原地。时间过去一秒,我就多一分希望。
       但我不能静静地等着,因为寒冷已经透过破旧的大衣刺进了我的肌肤。我抬起我沉重的脚步来回二十步的小跑着。
      
       终于,天边有了一丝光亮。我依然跑着,晨风撩动我微笑的呼吸。
       我知道我还活着。
      
       (五)二十一岁
       秋天,是凉的。
       象他轻碰我的手指。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我的看着北京哪看白癜风好眼前这个男人。
       喜欢就是喜欢,需要理由吗?
       当然需要。我发觉我喜欢在他面前幼稚的任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免费网赚论坛 ( 苏ICP备13057574号-2 )

GMT+8, 2019-3-21 11:22 , Processed in 0.33359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